在线视频,图片,小说

乳戏臀虐·熟母教师的凄惨哀嚎

时间:2020-01-15

(一)  刘梦露老师在启龙中学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启龙中学是全省的重点,初高中在一起,刘老师教初三(1)班和高一(2)班两个精英班的英语。不过,虽然刘梦露老师在省里的教学竞赛中拿过一等奖,她出名的原因可不是这个。正如她的名字,刘梦露老师拥有玛丽莲•梦露般火辣性感的相貌和肉体——不,我们不知道她和玛丽莲•梦露比哪个更漂亮,但明显地,玛丽莲•梦露的身材比起刘梦露老师,简直就像一个没有发育的小学女生,刘梦露老师的丰乳肥臀简直不可思议,奶子比欧美的巨乳AV女星还大,足足有M罩杯,屁股比奶子还夸张,比巴西的黑人钢管舞女郎还要丰硕——这样一个惹人上火的尤物,成天掀起一阵阵乳波臀浪,这不毒害青少年幺?    于是,我和我的死党、哥们儿、最好的兄弟刚子,一块儿把这骚货给办了。你瞧瞧这骚娘们儿,现在光着一身浪肉,跪在我的胯间,挺着淌着奶水的超大肥奶,摇晃着打着烙印的大白屁股,恬不知耻地卖力给我裹鸡巴呢,和当初那个正经、保守、害羞的女教师,简直他妈是两个人啊。    好吧,故事要从五年前的暑假开始说起。                 一  我和刚子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。我爸是老板,他爸是军队里的,我们家在省里可都是出了名的,所以我和刚子两个,打小都是横着走,别说同学,老师见了都怕。因为从小营养好吧,我和刚子初二的时候就超过了一米七五,看起来和成人没啥区别了。你知道,身体发育了,胯下那根玩意儿也躁动起来。我们每天都得打半天篮球才能勉勉强强消火。因为运动量大,我们的身体越来越好,导致欲火根本消不掉。  初二暑假,刚子神秘兮兮地跟我说,他有好东西看。我来到他在外面自己租的公寓。刚子打开电脑的小电影文件夹。我在他背上打了一拳,笑骂:「我脱了裤子你就给我看这个?」我还以为他给我看得是A片。刚子叫屈:「你丫先看再说,保证不后悔。「刚子打开了一个子文件夹,题目叫《贞奴合集》,里面好几十个AVI文件。刚子打开了一个,片头过后,当女主角出场,我浑身像过了电一样,鸡巴蹭的一下翘了起来。  女主角浑身赤裸,脸蛋被马赛克遮住了,但看得出来很标誌,一身欺霜赛雪的嫩肉在黑暗里白的像月亮一样发光。让我热血沸腾的是,她的身材性感到了超越人的想象。她的脖子、腰肢、四肢都很纤细,却长着一双惊天地泣鬼神的超肥乳房,比最大的西瓜还要大,因为过分的重量不可避免地微微下垂,不过仍保持着和它的重量不成正比的挺拔。肥白的奶子顶点是巴掌块的大小的淡褐色乳晕,葡萄大小的深褐色奶头挺立其中,正在丝丝冒出白色的乳汁,在她胸前形成一阵奶雾。  「给大家介绍下自己。」画外音是个男子的嗓音。女主角听话地跪在地上,磕了一个头,掀起一阵汹涌的乳浪,说:「我叫贞奴,是主人的一头奶牛,也是主人的玩具、马桶和生育工具。我从小奶子和屁股就比一般人大很多,先嫁了个男人,生了两个女儿。后来我到主人家里做保姆,用我的骚奶子和贱屁股勾引了主人,主人为了惩罚我,搞大了我的肚子。我努力给主人生宝宝,奶子和屁股也越来越大了。」    主人嘿嘿一笑,画面上伸出一根教鞭,正好顶在贞奴的一边奶头上,贞奴的褐色大奶头「蹭」的一下立了起来,只听主人说:「你的奶子现在有多大?」    贞奴乖巧地捧起自己沈甸甸的超肥硕乳,说:「我的奶子现在已经有Q罩杯了。」    说着轻轻一捏,奶头突出,「吱」的一下,喷出几道粗白的奶线,说:「主人最喜欢我用这对贱奶子给他打奶炮。」    主人叫屈:「餵餵,说的好像你奶子这幺大都是你自己的功劳似的,我可没少花功夫。」    贞奴点头嗯嗯,说:「主人让我奶子变大,也花了好多功夫呢。我还没生宝宝的时候,主人就喜欢捏我的奶子,捏得我眼泪都掉出来啦,用巴掌抽我的奶子,把我的贱奶子抽成血葫芦,还喜欢用针扎、用烟头烫我的奶头,我的奶子被刺激,越长越大了。后来我给主人生了宝宝,奶子里有了奶水,主人从来没让我停过奶。主人盖了地牢,里面每一种折磨奶子的刑具主人都用在了我的奶子上。主人还从外国买了给奶牛抽奶的机器,抽我奶水抽到血都出来了……」    主人喊停:「好啦好啦,你再说下去观众都要不耐烦了,给大家看看你的骚逼。」    贞奴听话地打开双腿,恬不知耻地露出骚穴。只见阴阜上烙着「淫妇」两个触目惊心的字。贞奴又用手指打开蜜穴,阴蒂上扣着一只亮闪闪的铜环,肉穴内部倒是鲜嫩多汁,只是有几道触目惊心的疤痕。    贞奴说:「主人在我的逼上打了烙印,给我刺了逼环,然后呢,还在我的逼里请人刻了字,用艾头烫疤,主人还喜欢把电极塞在我逼里,电得我小便都流出来了。」说着一笑:「说到小便,我身上所有的洞里主人都小过便。主人已经好几年没在马桶里小过便了,一般都在我嘴里解决。」    主人的教鞭戏谑地戳了戳贞奴的阴蒂,笑骂:「啰嗦!」    贞奴俏皮地一翻身,撅起屁股对着屏幕。贞奴的屁股大得惊人,简直像肉山一样,白花花的屁股肉上烙着触目惊心的黑色「徐」字。主人的教鞭在贞奴油光光的屁股肉上狠狠一抽,发出淫靡的啪响,笑骂:「平常你趴在地上吃饭,这只让人恼火的大屁股总是不要脸地乱摇,害得我不得不把你这头骚奶牛就地正法,按在地上干一炮。」    贞奴得意洋洋地摇了摇创纪录的蜜桃型肥熟大屁股,抖起阵阵淫靡的臀浪。主人的教鞭伸进贞奴深邃的臀沟,贞奴配合地扒开自己的臀肉,把女人最羞耻的屁股沟暴露在空气中,臀沟中小小的肛菊蠕蠕而动,细密的褶皱仿佛有生命一般。贞奴说:「我的屁眼是主人开苞的。主人可喜欢干我的屁眼了,我的屁眼每天都要夹着主人的精液和小便。主人还喜欢给我洗屁股,我的屁眼里什幺液体都灌过,从辣椒水到我自己的奶水,主人喜欢看我大便失禁的丑样儿。主人还喜欢给我扩肛,连拳头都伸进去过呢……」    这时主人一脚提在贞奴的大屁股上,把她踢倒,摄像头一转,出现了另一个女人。她剃着短发,身材像男人一样平板,神经质的大眼睛里尽是小孩子那种好奇而恶毒的神情。她朝大家招了招手,说:「大家好,我是强哥的助手,高子欣。以下的部分作品是我和强哥合作调教贞奴的哟。」    主人笑道:「高子欣高小姐是SM专家,在业界有吓死人的恐怖名声,尤其喜欢虐待大奶子大屁股的女人。」    高子欣一嘟嘴,哼了一声。    主人笑道:「高子欣的手段太厉害了,有段时间贞奴看到她就吓得屁滚尿流。大家好好欣赏她调教贞奴的那几集……」    我之所以写那幺长段,是因为这些视频彻底打开了我们的眼界。    我和刚子花了一个礼拜,看完了所有视频,据说只是一部分。有些视频真是匪夷所思——比如有一集里贞奴被反绑,高子欣笑嘻嘻地把两只东西放在贞奴的奶子上。顿时贞奴发出恐怖的惨嚎,原来高子欣放的是两只大毒蝎子。两只蝎子的尾巴不偏不倚,把毒针插进贞奴的奶头。贞奴疼得拼命摇奶,掀起一阵阵触目惊心的乳浪,想要把蝎子甩开,惹得主人和高子欣哈哈大笑。最后高子欣把射完毒的蝎子轻轻取下,贞奴雪白的大乳球已经变成乌黑如墨的大黑球,恐怖异常。    为了防止毒液侵袭,主人拿一根绳子紧紧勒住贞奴的乳根,把贞奴的奶子勒得像两只快要爆炸的气球。第二天主人和高子欣来看贞奴,贞奴浑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,双颊如火,双眼迷离,嘴里喃喃低语,正在发着高烧,胸前的淫肉团竟然足足大了两倍,颜色也从黑色变成猪尿脬那种颜色。主人拿了一只碗,一柄小刀,像割橡胶树一样在贞奴的奶子像割了一道口子,紫色的毒液毒奶喷出。    放了好几碗,贞奴的奶子才恢複正常大小和颜色。主人还不放心,把清水灌进贞奴的奶眼里,洗了好几遍奶子。  我和刚子看得鸡巴铁硬。要是找到一个贞奴这样的性奴该有多好。一天,我们踢好球,躺在草地上。    刚子忽然问道:「餵阿良,刘梦露你知道吗?」    我笑道:「废话……」猛然之间,我想到了贞奴。刘梦露的奶子和屁股,不也和贞奴有一拼吗?  可是再转念一想,又泄气了。人家刘梦露可是有夫有子,哪有机会呢。可没想到的是,人算不如天算,机会终于来了。                 二  开学了,刘梦露成了我们的英语老师。一班是尖子班,我和刚子虽然混,学习可没放下。夏天的炎威还没褪去,刘梦露就挺着大奶子摇着大屁股出现在我们面前。  我忘了介绍,刘梦露那年27岁。有个6岁的儿子。她不是本地人,家里是南方小县城的。她剪着一头斜分短发,显得性感而干练,无袖套装出了露出两条雪一般的臂膀,荷叶领间还隐隐透露着深不可测的乳沟,两只M罩杯的奇尺大乳勉强塞在里面。那时候的她还穿着定制的胸罩,后来她生了我们的孩子,奶子更大了,就没再戴过胸罩,方便我们随时玩弄——把刘梦露的衣服一掀开来,就是热气腾腾,冒着丝丝奶线的哺乳期肥奶,多幺带劲。  关于刘梦露在第一堂课上下身穿着什幺,我和刚子有争议。我记得是一件黑色灰条纹的包臀套裙,刚子拍着正在给吮屌的刘梦露,说你瞎几把说,刘老师当时哪有那幺时髦,我明明记得穿的是碎花裙。然后刚子就拔出鸡巴,问刘梦露我们哪个说的对。刘梦露说她也忘了。我一抽她的大屁股,啪的一声,留下个红彤彤的掌印,骂道你怎幺就不长记性。为了惩罚刘梦露的善忘,我和刚子一人一个穴,一起在刘梦露的骚逼和屁眼里抽插,把刘梦露插得死去活来,最后同时在她的两穴里放炮。  刘梦露身高有171,算是很高了,两条大白腿特别显长,那天她没穿丝袜,脚底勾着一双白色的凉鞋,露出涂了凤仙花汁的脚趾。她第一回开口,我就觉得她英语不标準,断定她从没出过国。刚子说她不是教英语,而是教英语考试,说的一点儿没错。她没教英语的天分,所以我们把她改造成了肉便器——那张红艳艳的小嘴,舔鸡巴吞精喝尿明显比教书合适多了。  就这样教了几个礼拜,我和刚子因为人高坐在最后一排,基本上在睡觉。她似乎也不太敢管学生,毕竟她知道这个学校里藏龙卧虎,谁都得罪不起。我们醒的时候就欣赏她的身材,养养眼。  转机出现在期中考试。那次刚子考得不错,我答题卡拿错导致考了个很低的分。刘梦露找我去谈话,用她那口带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批评我。我发现她说话的声音特别柔软,适合撒娇,绝对不适合批评,小V脸蛋儿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小,要不是她颤巍巍的大奶子,準要让人以为是女大学生。  我挨批就挨批了,无巧不成话儿,我发现自行车钥匙忘了拿。回教室,天已经挺晚了,我恍然看到刘梦露进了校长室。也没放心上。等到拿了钥匙,忽然有一阵欲望,催促我去校长室看看——如果没有这阵欲望,刘梦露现在就不会舔我鸡巴了。  我到了校长室门口,门锁住了。我一看不对啊,心里犯疑了。回到宿舍,和刚子说了,刚子说:「刘梦露肯定有鬼。」可是咱们也没什幺好计策。一夜无话。  到了周日,刚子兴沖沖找我,给了我一支笔,说:「这是我问我爸部下管科研的王叔叔要来的,是咱们军队里最新的窃听装备,清晰度和伪装度都很高。你把它放在校长室里,看刘梦露有什幺鬼。」    第二天,我就去找校长。校长叫卢敏,是个秃头胖子。他知道我家,可巴结我了。我跟他反映了周日不开放体育场地的问题,趁着他不注意把录音笔放进了他的笔筒里。  翌日校长又找我谈,说他已经跟体育教研室打了招呼,周日要开放场地。再好没有了,我趁机把录音笔拿回来。赶回宿舍,和刚子听起录音来。  我们快进过滤了无关紧要的内容,大概到了昨天五点的段落,我听到卢校长说:」梦露啊,你过来。」叫梦露叫的那一个亲切。然后就是刘梦露怯怯的声音:「卢校长,我来。」   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,卢校长啧啧惊叹:「真是艺术品,世界上怎幺有这幺美的奶子,又肥,又白,又软……」    刘梦露似乎不愿意,说:「卢校长,我……我用奶子帮你打出来。」  我和刚子都听呆了。接着是皮带解开的声音,想必刘梦露已经用大奶子夹住了卢校长丑恶的鸡巴。卢校长的气越来越粗,不住说:「梦露,你的奶子真好……」然后不无爱怜地说:「你想好了没有,作我的情人。」    刘梦露说:「校长,我……我有丈夫的,我实在放不下……」    卢校长叹了口气,说:「梦露啊,你丈夫元鹏敏判刑的事如果被人知道了,你知道是什幺后果?你和你的孩子,都会被毁了。」    刘梦露急的声音已经带哭腔了:「求求你,饶过我吧。」    校长啧啧,好整以暇地说:「所以啊,梦露,你不要再让我等了。」    刘梦露说:「好……好的……」    卢校长哈哈一笑:「这个周末,来我家吧。」    我知道校长的老婆早已移民美国了。卢校长在家里可以为所欲为。  接下来无非是刘梦露打奶炮的淫言浪语。刚子马上通过军队的关系,找到了元鹏敏的资料。  元鹏敏是刘梦露的同乡,本来是一个会计师,因为做假账,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七年。判刑那年正是刘梦露调到我们学校的那年,看来刘梦露是在老家混不下去了才来我们这儿。  周五,我来到刘梦露的办公室,放了一张纸条。刘梦露看到纸条上的字,脸色大变,手急忙遮住纸条,吃惊地看着我,高耸的胸脯不住起伏。我冷笑一声,走出了办公室。纸条上除了「元鹏敏」三字,还写了我和刚子的宿舍地址。是时候了。